妗6 绗竴绔?榛戞殫涓殑妗冩簮涔?涔嬩竴(1/111)

2020-06-03 19:56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森林,枝叶几乎完全遮蔽天空,依附大树的藤蔓丛生,还有一些蕨类植物覆在阴湿微暗处。地面是肥沃的黑土,可惜缺少日照,要不然,地上肯定长满各式各样的植物。每一棵大树都努力地向四方生长,又高又密的枝叶左右交错,贪婪的捕捉每一分阳光,造成太阳虽然还高挂在空中,在树叶枝干的遮挡下,林里却像傍晚一样昏暗的情况。古老的树木,挂着枯藤,配合着昏暗的环境在微光中摇曳,好似幢幢鬼影。一位妙龄女子,独自出现在这样的地方。女孩的神情显得相当紧张,快步走着,还不时回头张望,她身上穿的是寻常农妇的服饰,不过布料堪称上品,手上提着藤编的篮子,篮子里装满了这片树林不出产的小红莓。像这样的一名女子,实在不适合出现在这里,也不该来到这里。碧西雅原本只是想要到村子的外围采些小红莓,在这个时节的小红莓最为香甜,不但可以直接食用,还可以制成果酱长期保存。这种零食对小孩子最有吸引力了,碧西雅家中正好有个年幼的弟弟,才会想要利用这种东西引诱他用功学习。想到弟弟见到小红莓的欢欣表情,碧西雅在不知不觉中,追逐小红莓的果株而渐渐远离村庄。当她将篮子装满,想要返回村庄时,却碰上了麻烦。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进入这片暗不见日的树林。咚!咚!咚,沉重的脚步声,地面好像跟着震动。帘般挂在树干间的藤蔓下。她害怕的发抖,甚至还因为担心自己会发出尖叫,而用手紧紧摀着自己的嘴巴。碰!碰……脚步声渐渐接近。呼……浑浊的呼吸刮起一阵恶臭之风。巨大的身影出现在碧西雅后方。她害怕得双脚发软,不由自主地蹲下,手紧紧抱着篮子,身体不停颤抖。「不要过来、不要过来……女神罗拉娜请保护我……」女孩不停地的默祷着。天上的诸神似乎听见了她的祷告,并恩赐幸运。巨大的魔物只停留了一会儿,碧西雅就听见那重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。地面的震动也逐渐平缓。「呼……」过了好一会,碧西雅才松了口气似的重新站起来。她像是只害羞的小兔子,先探出半张脸,在确定巨大的魔物真的没在附近后,才站了出来。不知道那个巨大的魔物会不会再次返回。但是不论如何,不能在这附近逗留,碧西雅拔腿就跑。「痛!呜……」撞上了!碧西雅不知道撞上什么东西,只知道正好有东西由大树旁走出,与她撞个正着。娇弱的少女被撞倒,眼冒金星。少女抬起头。「啊……」刺耳的尖叫声就由女孩口中响出。「你没事吧,美丽的女孩?」碧西雅身前的「生物」,以大陆的通用语,和善地对她说话。一只快有两米高的泥沼怪竟然会说话,而且还用人类的语言。泥沼怪伸出不停滴下烂泥的手臂,移向碧西雅。女孩吓得大声呼救,双脚用力地踢,也不知道是要让自己远离怪物,还是要抗拒它。「怎么了?」泥沼怪发出和善的声音。颤抖的声音:「别……别过来……」「啊!真是抱歉,我竟然忘了。不好意思吓着你了。」泥沼怪说完,又以低沉音调念了几句话,突然间,光芒由泥沼怪内部窜出,这个怪物的形体因而崩解,在强光中消解不见。光芒渐渐淡去,碧西雅由指缝中瞄出去,立在她身前的,不再是可怕的泥沼怪,而是位男子。「你……你是人还是怪物……」「呵……当然是人。」「可是……」碧西雅想到床边故事中,有提到某些怪物变形成人,混入人群中为虐,虽然这名男子现在是人的形态走势图分析,但是谁又能保证他真的是个人?就算是人走势图分析,在这块大陆上走势图分析,人给人带来的危险,并不亚于魔物给人带来的灾难。是用拟象术做出来的假象。你应该知道在外面行走有多危险。我一个人要休息时,当然要做点安全措施,变成泥沼怪的样子,就不会被任何魔物找麻烦。」「原来是这样……」碧西雅心中的疑虑略减。那名男子接着问道:「你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?这种地方,不像是让淑女散步的场所。」「我……」「吼!」一声似人似兽的吼叫,突然出现。巨大的身躯矗立在他们面前,一个高足有四米的双头巨人出现。「呼、嘎!」双头巨人挥动着手上的木棒。木棒末端的部位极宽,一个成年人都抱不住。「危险!」男子大声喊叫,一把抱住碧西雅然后跳开。啪的一声,古木挨了双头巨人那一下,似乎因而倾斜了,树叶纷落,林中群鸟惊叫而飞。「……火焰……化为利刃……叱、火焰矢!」子朗诵咒语的低语。在他的怀中,碧西雅奇迹似地觉得放心。他的手臂相当有力,却又温柔,为她挡住了外在的危险;他吟咒的声音,低沉而有力,带着感性韵律;男子的胸膛宽而结实,靠在他的胸前,似乎能够听到令人安心的心跳声;他身上还有男性特有的汗味,却不像过去在村里那些庄稼汉身上的臭味,让人觉得讨厌。「啊、嘎!」、「呜啊!」双头巨人的两颗头颅,分别吼出疼痛与战斗的呼喊。男子不停地移动位置,狂风呼啸吹来,显现出战斗的激烈。碧西雅不由得更加用力地抱紧男子,在他身上寻求安全,好像紧紧依偎在他身上,就可以避免世界上所有的危险。「……由黑暗而来……带来惊畏……掳获人心……呼、斥!」别离开我身旁了。」「嘤……」碧西雅呼噜噜地应着。其实不用男子多言,她就已经这么做了。男子不时移动、跳跃,搂着他,跟着他一起晃动,就像坐云霄飞车那样惊险刺激,可是碧西雅却不觉得可怕,虽然她已经吓得把眼睛闭上了,心脏也因而像小鹿般地跳动。她应该感到害怕,内心却又出奇地安心,在恐惧的风暴中,好像有什么力量在支持着她,令她宽心。不知不觉中,昏暗的树林恢复平静。树林里一男一女,女孩紧紧地抱着男子。男子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,静静地站着,任由女孩搂着。碧西雅完全没发现战斗已经结束,她还是闭着眼睛,紧紧靠在男子身上。男子那只原本抱着碧西雅的手,转向她的头部,缓缓地由长发滑落,又用手指拨弄着她的发梢,看他的表情似是不经意的。不想放开,那他就当赚到了,也不必急着结束美女拥怀的机会。又过了好一会,碧西雅终于意识到,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,于是她试探性地睁开眼睛。原本暗无天日的森林,却洒下一片明亮的阳光,明亮的光线在这片森林中,显得特别亮丽抢眼。「啊……」碧西雅终于发现,自己正紧紧搂着一位陌生的男子。她害羞地退了一步,脱离男子的怀抱,理智与教养告诉她该这么做,未出嫁的好女孩,不该跟男士太过亲近的……况且他还是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。可是碧西雅在离开男子的胸膛时,心中却又扬起一丝丝可惜的感觉。想到自己竟然主动抱着男子,碧西雅既尴尬又害羞地低着头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,半打结地问道:「你……那个……呃……双头巨人呢?」「被我打跑了。」男子语气轻松地回答。竟然能够独自对付可怕的双头巨人。碧西雅惊讶地看着他。这时,她才仔细地看清楚这位男士。他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大,也许有一米八或是更高。脸孔看起来还满年轻的, 江西11选5中奖查询但是却有种历尽风霜的感觉。他的脸上有几道疤痕, 江西11选5官网那些疤痕并不会让他的面孔变得狰狞可怕, 江西11只会增添男子气概;他的表情带点自傲与无奈, 湖北快3眼神中还带有些许的悲伤与寂寞。看到他的目光,碧西雅就觉得,自己有义务用温情来安慰他。这名男子身上穿的是法师的袍子,并以绯金纹饰,看得出来,他身上穿的是上好的魔法袍。虽然因为旅行而把袍子弄得颇为骯脏,但在枝叶细隙钻出的阳光照耀下,绯金反射出独有的亮红金属光泽。不过最让碧西雅感到惊讶的,是他手上还握着一把银光赫赫的长剑。会用使用刀剑。据说一般的金属会干扰法术的施展,在身上携带大量的金属,比方身穿铠甲、装配铁盾、持有钢剑,都会导致施展魔法发生危险的意外。而他却手持长剑,而且那把剑上还沾有血渍。男子这时才取出干布,拭去剑上的血渍,然后将剑插回剑鞘。男子对碧西雅笑了笑,才说:「我可不是真的将那个巨大的魔物打跑,只不过对它的两颗头,分别施展了困惑术与恐惧术,让它自己与自己吵起来,陷入混乱。「双头巨人虽然有两颗头,不过没长脑袋的头,再多颗也没有什么用。要杀死它也并不困难,只是这种生物很少会单独存在,它们是群居的,用这种方式让它的记忆混乱,省得它的同伴再回来找我麻烦。」碧西雅不大明白男子的意思,不过她可以听出来,他并不惧怕危险的双头巨人,也有能力对付那种怪物。雅。那目光好像带来灼热的情感,让女孩不由自主地撇过头,不敢与他的目光继续接触。女子的矜持与内心不停翻腾的情感互相僵持不下。最后碧西雅的好奇心战胜两者,或者说,好奇心与汹涌的情感联手推翻女子的矜持,她回过头迎向男子的目光。他依然看着她,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。光明而灼热的目光,不带亵玷之意。碧西雅迎上他的目光,确认他还看着自己,注意着自己,非但不觉得他是个轻薄无礼的男士,反而有种自傲自满的感觉。就像自己魅力受到肯定似的,仿佛被他注意是件光彩荣耀的事情。「你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呢?」听到男子的问话,碧西雅才想到,自己尚未向他道谢,这才提起裙子,欠身行礼,说道:「谢谢您的帮助。我本来在村外采集小红莓,不知不觉中远离了村子,结果看到那个可怕的魔物,为了躲避它才逃入这里的。我叫碧西雅,还请问先生大名?」地回答了。「星狩先生,你又怎么会独自一人来到这一带呢?你还有同伴吗?」这回换碧西雅发问。「不,我就一个人而已。」星狩回答的同时,眼瞳中又流出一丝的寂寞。「您就一个人!」「是啊……就只有我一个人……」碧西雅不由得更加佩服星狩,他竟然能够一个人在这块大陆上行走。虽然碧西雅未曾远离过居住的村子,可是她曾听过大陆有多危险,有许多比方才那只双头巨人更可怕的魔物,在大陆上四处横行着,独自一人想在大陆旅行,根本就像自杀般的行为。过去,村庄也有过几位对自己身手很有信心的战士,离开村子去探险,但是他们不是没回来,就是残存一、两位逃回村内,而且还是带着惊恐与绝望的情绪回来。能够独自在外面行走,足显星狩有着过人的能力。续我的旅程好了。我担心那个只双头巨人还没走远。」星狩道。「谢谢……不如请你到寒舍做客,至少让我招待你今日的晚餐,聊表谢意。」碧西雅建议道。「这……方便吗?」星狩道。碧西雅以充满期望的情感说道:「当然,请你务必给予我这个报答的机会。」「好吧,走势图分析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」「请跟我来。」「嗯。」星狩跟在欢喜的碧西雅后面,脸上浮现了满意的笑容。阴暗的森林与碧西雅居住的村落,相距并不算太远,以女孩的脚程,走了不到半个小时,就见到村庄了。不过,碧西雅这一次走得特别快。来。碧西雅生活的村庄在一处小盆地中,占地并不广。在那盆地里,可以居住的空间显然还很多,可是所有的房舍全都紧密的聚集。他们由东面走向村子,这一面坡度较陡,不过有前人走出来的泥土阶梯,让他们一阶阶地接近村子。来到这面陡坡,便可以望尽村落,不过首先会先通过之前那个阴暗的森林。星狩才由森林经过,很清楚那片森林的危险。他是靠着拟象术,变化为泥沼怪这种无血无肉的魔物,欺骗过森林中那些可怕的生物,才能安然通过的。星狩瞭望村子,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。这个村子看起来好和平、好安祥。但是,「和平」在耶佛大陆上,是个奢侈的字眼;「安祥」在这个被称黑暗大陆的地方,是被视为奇迹的状态。村庄这么靠近身后那片阴暗的森林,为什么还敢把房舍集中建在东面?望塔,连最简陋的篱笆都没围起来。反倒是村庄的西方,没有什么住户,却在一片绿油油的麦田中,搭建了几座木塔。星狩依稀可见到,田里有人辛勤地工作,村庄的街道上,不时有人在走动。星狩有点迷惑。虽然他救了碧西雅一命,可是那只是为了自保顺手而为的小事。就因为这点「小」恩惠,就要招待他这位陌生人,进入她所在的村落?难道她不怕引狼入室?难道她不知道魔法师这三个字的意义?一个稍有水准的魔法师,可以轻易地摧毁这么一座小村庄。在被称为黑暗世界、流放者的国度的耶佛大陆上,这种事经常发生。一个魔法师,可能为了少许的「有用物品」,就毁掉一两个村庄。魔法物品,甚至只是能让人填饱几天肚皮的数斤面粉。这个村庄对外的防御措施,实在太过薄弱。住在森林深处的噬魂妖鬼,难道不会被村庄的人味所吸引,利用月黑风高的夜晚,前来大快朵颐?这样的村落,竟然能在耶佛大陆上存在,实在是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奇迹。这一切的谜底,在星狩踏入村庄的范围内后,全部获得解答。当他踏入村庄的时候,好像进入另一种地域之内,有点像是由陆地进入水中那样。空气中流动着一股力量,一股阻力。这种力量,让他觉得身体受到压迫,就像进入水中那样,水压由四面八方挤压他的身体,而这股力量,又强制剥去他的魔法力量,一直保护着他的数种魔法,被强制地脱下。原来,这个村庄有强大的保护力量,难怪邻近森林中的妖鬼不会侵入。后,恐怕会变得比三岁的孩童更加无力。由魔力所驱动、靠着魔法而拥有强大力量的生物,一旦失去了魔法之后,就什么也不是了。星狩想起村庄的建设,这才明白,为何西面反而建有2t望塔,东边的邻居反而成为最佳的屏障,任何危险的猛兽在进入村庄之前,恐怕就先成了噬魂妖鬼的饵食。不过,这还不足以解释,这里为何会如此的安祥。毕竟,在耶佛大陆上,光靠獠牙利齿、怪力蛮横的生物,也足以轻易地摧毁这种村庄。不适的感觉,随着身上保护魔法的消失,也迅速地减缓。失去了魔法的力量,星狩觉得好像是裸身地被抛在大街上,毫无安全感。星狩不由自主地,紧握住他的长剑。提着龙皮制的剑鞘,感受到长剑的重量,让星狩重拾信心,即使失去魔法的力量,碰到任何危险,他还是能用这把利剑保护自己。星狩觉得自己好像太多心了,这个村庄真的非常的和平,连一丝的暴戾之气都感受不到。「对了,星狩先生,我忘了告诉你,在我们村里是无法施用魔法的。我们的村庄是受到仁慈的罗拉娜祝福与保护的村庄,在这里,你可以放松心情喔!」碧西雅带着自傲的口吻向星狩说明,由她的语气足见,女孩对自己生活成长的地方感到满足与喜欢。星狩问道:「所以你才放心地招待我吗?」碧西雅显然没听懂星狩这个问题的真正含意,她答道:「我受了星狩先生的帮助,当然要报答你啦。」星狩脸色微沉,似是不悦。「怎么了,星狩先生?您觉得不愉快,还是嫌弃这里?」「不、不是……我只是……嗯,想起了我的弟弟。要是他也能够跟我来到块美丽的土地,那有多好。」星狩若有所思地回答。时,才发现内心真的如此希望。看到碧西雅毫无心机的甜美笑容,他决定暂时抛开平常在大陆上行走的戒心,暂时配合这份安祥与和平。「星狩先生若是愿意,也可以把你的弟弟带来这啊。」碧西雅诚心地向星狩建议。星狩摇摇头,叹道:「不可能的……他没有这种福分……」「啊!」碧西雅自以为发现星狩眼中那股孤独与寂寞的起源,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,然后她用哀伤的语气说道:「对不起……」「这没什么啦……」碧西雅好像对于星狩心中的哀伤,感同身受般地难过。星狩不由得暗叹:「真是个好女孩……」他伸出手来,摸摸女孩的头,道:「谢谢你。」然后又用食指,温柔地拭去女孩的眼泪,半开玩笑的说:「好见了,恐怕会被误会是我欺侮你呢!」「啊!对不起,星狩先生。」「你也别叫我星狩先生了,我并不是需要用敬语来称呼的人。」星狩接着又道。「可是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……」「你这样就太见外了。我并不想拿这点恩惠来要求些什么,而且用敬语来称呼我,不显得有种隔阂吗?」「你、嗯,你说的没错,可是……」碧西雅似乎觉得有点为难,可是在看到星狩那和善而灼热的目光,便鼓起勇气问道:「那么星狩先生希望我怎么称呼你呢?」星狩不拘地笑道:「可以的话,就叫我的名字,以狩字相称。再不然也省去先生那个麻烦的称谓,直接叫我星狩即可。若是你尊我虚长几岁,也可以像我的弟弟一样,喊我一声狩哥。」碧西雅眨了眨眼,然后有点害羞,小声地说道:「嗯、好的。狩哥……」「哈,这不是很好。」星狩开怀地笑着。碧西雅也提出了相对的要求。「好的,西雅。你不是要带我到府上?咱们快走吧。」星狩说完,便拉起碧西雅的小手前进。女孩先是一楞,然后红起了脸,接着就欢喜地,与星狩手牵着手继续前进。碧西雅居住的村庄并不大,由村头到村尾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。可是碧西雅带着星狩走回家中,却花了一个多小时。碧西雅的家当然就在村中,也不是在村子的尽头。花费那么多的时间,全因村民的热情。不过所谓的热情,不如说是三姑六婆的可怕威力。也许是这个村庄特殊的状况,一个小而美、小而封闭的村庄出现了陌生人,可谓不得了的大新闻。路经村庄小径,难免会碰上村中的妇女们,发现碧西雅带着一位斯文中带着狂野的高大男子出现,这位女孩很点。在这边,三姑六婆围着他,七嘴八舌地话家常,说些没营养的话语。从村头米可家养的狗生了三胞胎,到村尾兰达夫人烤饼干的秘诀,都是这些妇道人家关注并谈的津津有味的话题。没有权谋,没有阴谋诡计,不必担心在暗处有人觊觎着自己的性命。听到的虽然只是些没什么用处的闲言流语,可是星狩却觉得很温暖。星狩还发现,碧西雅也是三姑六婆的预备军。她的功力虽然还没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不过一加入妇女群们,那张嘴却能高速连发,哪有淑女典雅害羞的模样。依照星狩的估算,这场妇女的街头聚会,没有两、三个小时,恐怕难以结束。以妇女聚集的状况来看,没等到太阳开始下山,不得不回去准备晚餐,兴致正高的妇女们是不会散去。中拉了出来。碧西雅的家,比村子里其他的房子还要来得大,门口还有个小花圃。星狩一看就知道,碧西雅他们家,在村中颇有地位。进到房中,客厅的摆设,更进一步证明星狩的想法。这家的大厅相当宽敞,寻常人家的客厅,绝不会摆置着一张十米长的长桌,也不会在客厅里多设一个半圆的台子。「爹爹、妈咪、高文,我回来了。高文,你快出来,看姊姊摘了你最喜欢的小红莓回来了喔!」回应碧西雅甜美呼喊的,是一位妇人的声音。「西雅,我不是说过没人陪伴别到村外吗?你这孩子,怎么老是不听话呢!」碧西雅吐了吐舌头,笑着应道:「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。高文呢?那贪吃的小鬼怎么没来迎接他的小红莓?」了,明天才会回来。咦?这位是……」意外地看到陌生人,碧西雅的母亲露出惊讶的神情。「您好,尊贵的妇人,在下星狩,路经此地巧遇碧西雅小姐,有幸受邀到府叨扰。」星狩弯腰摆手,优雅地行了个见面礼。「哎呀、这……你、呃……欢迎、欢迎,请坐、请坐。」碧西雅的母亲显得不知所措。星狩以宫廷式礼仪施礼,在小村庄的妇道人家,哪见过这种高雅的礼节。碧西雅的母亲招呼客人就坐,偷偷地瞪了碧西雅一眼,怪罪她没事先通知,就带一位尊贵的客人回来。碧西雅的母亲端来茶水,为星狩沏上一杯,转头向碧西雅说道:「西雅,你先好好地招呼客人,我去请爸爸过来。」说完话,碧西雅的母亲就像逃难般地退出客厅,接着又听到她拉开嗓门大声喊道:「孩子的爹!快进来,有客人来了。」道是客人来了……怎么了,是谁来啦?」一名粗壮的男子走出来,他脸上留有汗滴,衣服上沾着泥土。碧西雅的父亲──欧达。莱拉克放下后院田地的工作,还来不及清理,就被妻子拉到客厅。「咦?这位是……」碧西雅说明道:「他是星狩大哥,是人家的救命恩人啦。我到村外采集小红莓时,碰上了凶恶的双头巨人,是狩哥把可怕的巨人打跑,救了我一命。我为了报答狩哥,特别请他来家中做客。」「你这孩子!早说村外危险,你还……」碧西雅的母亲又气又不舍地骂着。欧达闻言也瞪了碧西雅一眼,之后才说道:「咳、孩子的妈,你先到厨房。这位尊贵的客人救了西雅一命,我们要好好地招待他才行。至于西雅,你马上到麦田去请爷爷回来,然后到厨房帮忙。」

  大乐透第2020030期开奖号码为:01、08、17、27、30 05、06。

,,黑龙江11选5投注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河南快3 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