绗簩绔?榛戞殫涓殑妗冩簮涔?涔嬩簩(2/111)

2020-06-04 13:00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晚餐时刻,莱拉克一家为了招待爱女的救命恩人星狩,而准备了丰盛的餐点。星狩在席间向两位年长的男性表明,自己是个追求魔法奥义的魔法师,旅途中碰巧遇上碧西雅被袭,出手相救不过是应该做的事。在长桌上摆满了食物,有村中特制的烟熏火腿、河里抓来的清蒸活鱼、特别宰杀的蜜汁烤火鸡,另外还有炖马铃薯浓汤、淋上七种水果调制的酱汁的野菜沙拉、生的水洗莴苣,以及小圆面包跟蒜味的烤土司,丰盛的程度直比年节庆典。为了招待星狩,碧西雅特别卖力,她希望能利用这个机会抓住男人的胃,至少赢得他的好感。「狩哥,这个蜜汁烤鸡是我做的喔,您尝尝。」碧西雅殷勤地劝食。「嗯!果然美味。西雅的手艺可以当个好妻子了。」星狩道。「呵……狩哥喜欢就好。哼!高文那个贪吃鬼,一定会后悔今天跑到小阿姨那玩。」碧西雅得意的说。「让你们如此麻烦,还真是不好意思。」星狩尽兴地把食物送入嘴巴,显得相当满意的样子。「狩哥喜欢就多吃一点。」碧西雅高兴地说着,然后又不忘补了一句:「这些可都是我的精心杰作喔。」「你这丫头,还真不害臊!明明就只是帮点小忙,还敢大言不惭!」碧西雅的母亲摇头,戳破碧西雅的牛皮。「不论如何,这每一道菜都有我辛苦帮忙,才能变得如此美味啊。」女孩嘟起了嘴,不服气的说。母还有西雅的辛劳。」星狩不吝啬地赞美,然后又感叹地说:「要是能经常享用到这种味道就好了。」听到这句话,碧西雅心中甜甜的,脸不知不觉地红了起来。正要接话,她的父亲欧达竟先说出她想要说的话:「如果星狩先生喜欢的话,可以留在我们村子。我们莱拉克家随时欢迎你。」碧西雅的爷爷,也是该村的村长亦道:「如果不嫌弃的话,就在我们家住个几天,反正你也没特定的旅行目标,也许在这待上几天后,会喜欢上这里。」在这家人热情的邀请下,星狩便住进客房。是夜,全村人都进入梦乡时,星狩却醒着,在这种难得的和平中,他取出自己的魔法书,细细地的研读未能理解的部分,一直到天色将明,才想到该休息了。「狩哥,狩哥……」碧西雅轻声呼喊着,同时走到窗边,拉开厚厚的黑色窗帘,明亮的日光洒入房内,驱走房间内的灰暗与阴沉。巾。打开窗户,让外面新鲜的空气流入,房间内倏地流入清新的感觉,仿佛将房间内的阴霾一扫而尽。碧西雅见星狩还在睡,又喊了他几声。「天亮了,狩哥。太阳晒屁股了,该起床了!」星狩翻了翻身子,依然没醒。碧西雅看到星狩的睡脸预测推荐,便不再喊他预测推荐,反而蹲到床前歪着头预测推荐,着迷地盯着他瞧,细细地看着星狩的脸庞。星狩的脸庞虽然是五官端正,不过还谈不上俊美,只是眉宇之间总带着一丝丝狂野的气息,脸上几处不甚明显的伤痕,刻划出他坚毅的一面。现在他睡着了,那有神的双眼闭着,嘴巴带着浅浅的笑容。自信自傲的神情不再现于脸上,也变得较容易亲近的样子。碧西雅看得出神,忘记是来叫他起床,就蹲在床前痴痴地看着他。「西雅!你在上面做什么?别在楼上瞎耗时间,还不下来帮忙。」我马上就下去了。」就在碧西雅转头的时候,星狩惊醒了。他一醒来,右手马上握住剑柄,心中默念咒语,左手也在空中画出魔法的符文。这是他一张开眼睛看到有人的第一个反应,也是长久以来,过着警戒性生活的反射动作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为自己左手的手指竟然没能在空中写出咒符而感到惊慌,差点要抽出宝剑砍倒眼前之人。幸好他的脑袋快速地清醒过来。这里是碧西雅的家,同时想起,在这个村庄里,多数的魔法是不起作用的。「早安,狩哥你醒啦。」差点遭到攻击的碧西雅完全不知情,还是笑盈盈地向他问好。「嗯……」星狩不动声色地放下右手的宝剑,问道:「你哪时候进来的?」备好了毛巾与脸盆,另外你要不要换件衣服?我也帮你选了一件轻便的衣物放在桌上。」星狩点了点头,看起来好像不大习惯的样子。「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梳理完毕就可以下楼用餐了。今天早上,妈妈准备了她最拿手的奶油松饼呢!毛巾与脸盆放着就好,你要换洗的衣物可以放在桌上。」「好的。」星狩有点冷淡地应着。碧西雅转身正要离去,星狩突然拉住她。「啊!」四目相对,碧西雅脸红了起来,她好像在期待些什么似的欲拒还迎。星狩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,道:「早安,西雅。」「早安……」碧西雅羞答答地应着。「西雅!你还不下来,来帮忙把餐具摆好,准备好用餐了。」母亲的喊叫让星狩放开碧西雅,放女孩下楼。「嗯!狩哥,妈妈又在催了,我下去帮忙了。」碧西雅道。碧西雅行个礼,就拉起长裙小雀步地跑开,心头里是失望又是松了一口气。不过那一吻,恐怕足以让她这一整天的心情都难以平复了。星狩把门关上,脱去了魔法袍。他默默地更衣、洗脸,心里却在自我检讨。他觉得自己实在太松懈了,竟然让人接近到身旁,还在呼呼大睡!就算没有施展警戒结界,在这种和平的村子也不该如此放松──即使是彻夜研读魔法书,也不该如此。来到楼下, 江西11选5官网星狩就闻到浓郁的食物香味。碧西雅一家已在等他就坐好一同用餐了。「昨晚睡得好吗?还习惯吧?」年老的村长关心地问着。「很好, 江西11我很久没睡得这么沉了。」星狩点头回答。他的回答与实情并不一致, 湖北快3事实上, 湖北快3走势图星狩到了快天亮才睡,短暂的睡眠根本不足以恢复身心的疲劳。破绽,不过他也不算说谎,因为他真的很久没有睡到有人靠近身旁还不会惊醒。星狩正要开动时,碧西雅全家却同时合掌低头,由村长带头祈祷。「伟大的女神罗拉娜,感谢您的赐予,感谢您的祝福。您的光辉,照亮在荒野中挣扎仿徨无助的灵魂;您的赐予让我们丰足;您的祝福带来美好的生活。「赞扬您的宽容,让猎人能由您的守护中取得食物;赞扬您的教导,让妇女们可以摘取大地的果实。感谢您为我们阻挡了凶猛的野兽,感谢您安定了我们的生活。「吾等将继续遵循您的指导,走在您显示的道路上。愿女神的光辉,永远眷顾您忠诚的子民……」碧西雅的母亲在抬起头后,看到星狩的餐盘上有块缺了一角的松饼,眼中露出责备,仿佛未经祈祷就吃下食物,是项可怕的罪恶。我们的女神祈祷。在早餐前,还有在就寝时,希望这个简单的祈祷,不会妨碍到星狩先生的信仰。」「当然不会。女神罗拉娜是位可敬的神祇,我对她亦存有相当的敬意。」星狩从善如流的回答。事实上,星狩与大多数的魔法师一样,并不会特别信仰某位神祇,就算有,也是为了由神祇那获取特别的魔法力量。况且,耶佛大陆上,大多数的神祇根本不受到重视与敬畏,就算有,也是像阿堤丝这类会提供信徒力量、会赐予信徒生存竞争优势神力的神祇.或是像落奈这种,会为信徒复仇、取走仇敌灵魂的可怕神祇.星狩并不相信任何一位神祇,甚至讨厌大多数神祇,不过仍对他们的力量存有敬畏之心,毕竟许多神祇都会赐予他在地上的代行者强大的神力,那些不亚于魔法的神力。这位眷顾自然与森林的女神,同时也是狩猎与采集的女神罗拉娜,星狩还不怎么讨厌。因为这位女神并不提倡主张的是自然的和谐,同时是位好动、喜欢打猎的女神。在赞扬女神罗拉娜绘画中,她经常狩猎凶猛的野兽,保护年幼的动物,看起来她好像是位对抗凶恶、保护弱小的女神,其实她只是在维护自然的平衡,让森林中的动物得以长成繁衍,使森林野原中的猎物不致枯竭,不过基本上,人们还是将她定位为善良仁慈的神祇.「哎呀!真是……愿罗拉娜宽容这个不羁放荡的灵魂,原谅他的无礼。星狩先生啊,你也快点请求女神的原谅啊!」碧西雅的母亲大惊小怪地,望着缺角的松饼说。「孩子的妈,别这样,预测推荐星狩先生有他自己要遵循的法则。」欧达道。村长亦道:「女人家不懂事,还请你别见怪。」星狩听了,不以为意地哈哈大笑:「放心吧,天上有那么多神祇,要是不听从某位神祇的教诲就要下地狱,那么地狱早就人满为患了!毕竟人活在世上,是无法遵守所有神祇的规范的。」的女神,请您原谅这个迷途的羔羊,宽容这个不羁无礼的灵魂……」星狩的话对她而言,简直就是大逆不道。早餐结束后,在村长的提议下,由碧西雅带着星狩认识村庄的环境。走在路上,碧西雅不好意思地说:「狩哥,请你别讨厌妈妈,她就是这样,她没有恶意的。」星狩不羁地笑道:「我知道。会这样大惊小怪、啰哩啰唆的人,才像当妈妈的人,我觉得非常新鲜有趣呢,也许天下的母亲都会是这样的人……」碧西雅好奇地问:「狩哥,你的母亲也是这样的吗?」「我的母亲……」星狩淡淡的说:「不知道,没有印象了。」「啊!对不起……我不该问的……」父母的照料,我不也活得好好的?」碧西雅突然主动抱住星狩,同时轻拍他的背部,温柔地说:「狩哥对不起,你一定很辛苦吧。不过没关系,一切都会过去的,你可以把妈妈也当成你的妈妈。」这个女人是白痴吗?还是同情心过剩?星狩这么样想着。星狩的父母,早在年幼时就已经不在了,这时候听到这个消息还这么难过,她的泪腺未免太发达了。不过既然女方都主动了,星狩也不客气地搂住女孩,他轻柔而有分寸地抱着她,仿佛将两人的心灵串连在一起了。女孩哭了一会,发现星狩也搂住她,才不好意思地挣离星狩的胸膛。「对不起,失礼了。」「真是的,笨女孩,这有什么好哭的。」星狩说着,用手指温柔地拭去女孩的眼泪。候我的老师曾跟我说过,把眼泪流入眼中,只会让悲伤在心中累积,最后弄得自己被悲伤的泪水侵蚀得体无完肤。狩哥大概不方便哭吧,那么就由我来帮你把悲伤的眼泪流出来。」「是这样吗?谢谢你了,我觉得好多了。」过了一会,星狩这样回道。不过接着他却在心中暗道:「如果光是这样就能得到解救,那么也许连这个大陆都能够成为天堂吧!」碧西雅打起精神说道:「嗯,接下来我们到那去!」两人到了村子的正中央,来到一座神庙前面。碧西雅介绍道:「这里是罗拉娜的神殿。不过平常是禁止进入的,只有特定的祭典时才准许进入参拜,照爷爷的说法好像是为了保护年久失修的神殿,因为村子太小又没余力重建神殿,只好出此下策,我们能有今天的生活,可都是女神罗拉娜的庇荫呢!」星狩特别仔细地观察这座神殿。图案,在经年累月的风吹雨打之下,斑驳的难以辨别。大门左右的石壁,各有一幅巨大的石刻壁画,只能模糊地辨视出上面刻画着野兽与自然山野的图画,感觉上是相当平静祥和的自然景观。碧西雅恭敬地在门外向女神行礼致敬,并且跪下来祷告祈福。星狩心中却有了疑问。这座神殿与罗拉娜的风格并不相符。他对女神罗拉娜虽然不是非常了解,不过在他的印象中,罗拉娜惯用弓箭,并喜好在野外狩猎,她赐予的神迹,好像跟狩猎比较有关,隔绝魔法这种神迹,与她是八竿子也打不着。代表罗拉娜的独角兽并没有出现在壁画中,即使是一般的村民建立的神殿,也会强调罗拉娜带来的丰收景致,猎人追赶群兽、英勇狩猎的图像,从来都不会在罗拉娜的神殿中缺席。进到神殿不可。不过大门却由两扇深棕的木板门所封闭,门则由长满刺的藤蔓封锁。星狩可以感觉到,这些藤蔓是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,负责固守这扇散发金属光泽的木门的。罗拉娜虽然具备与动物沟通的能力,可是控制植物,却不属于她神力的范畴。这么说来,村民的信仰与神殿原先供奉的神祇并没有关系。也就是说,村内的魔法限制,很可能是神殿原本供奉的不知名神祇,遗留下来的神迹或是神器的作用。这么一来,要弄清楚村中的魔法限制有哪些,可就更加困难了。「我们可以进去看一下吗?」星狩问。「不行啦,除了重要祭典外,神殿向来是禁止进入的……」星狩以退为进,惋惜的说:「真可惜。我还想多了解一下你居住的村子呢……」也会溜进去。」「那么……」碧西雅眨眨眼,说道:「好吧,只能进去看一下下,趁现在正好没人的时候……我们就进去看一下好了。」于是碧西雅由前襟的衣服里掏出项链,这个项链上挂的是一片橡木制的护符。她将护符抵在木门上,顿时缠在门上的藤蔓,竟卷曲扭动地退开了。门打开了。「真神奇……」星狩叹道。碧西雅得意的说:「这护符可是我亲手刻的!全村的小孩在十五岁时都要自己亲手制作护符,不过连我在内,村中只有三个人做的护符能开门喔。」进到里头星狩才明白,为何村民会认为这是罗拉娜的神殿。因为这个小型的神殿带有非常强烈的自然风格,四面的石壁上,全雕琢自然景观与动物的图样,若再加上村人加上去的女神像,还真像罗拉娜在原野中踏青的感觉。也许只是古代的文字或是祭司仪典所用的图案,总之感觉上并不是魔法阵。不过,神祇力量的运作与魔法的系统并不相同,星狩也不敢确定。唯一可以知道的是,这些图案还是壁画都不带有强大的力量。然而,令星狩纳闷的是,神殿里头没有半件金属制品,就连烛台都是木头做的,寻常的木材那能耐得住火焰?更别提保留至今。像将木头变得像钢铁一样,控制植物的能力,强烈的大自然风格……刹那间,星狩脑中浮现一位古老强大的神祇,一个被称为大自然保护者的神祇──盖姆。德。据说,少数生活在森林旷野的苦修士,会信仰这名神μo……原本就是极少数人信仰的神祇,关于他的资料更是稀少。不过这里怎么会有盖姆。德的神殿?实在令人感到意外。不愉快的心情全部扫除。星狩仔细的观察,希望能找出让魔法失效的原因,不过却无所展获。「狩哥,该离开了。待太久被人看到,可免不了一顿啰唆的教训。」碧西雅道。带着解不开谜团的心情,星狩默然地跟着碧西雅走出神殿。见到星狩神情沉重的样子,碧西雅便关心地问道:「狩哥?你怎么了?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。」「没什么,可能是旅行的劳累还没恢复过来。」星狩巧妙地用不算说谎的方式,避开心中真正想的事情。碧西雅很有精神地说:「我知道了!只要去那里,一定可以让狩哥打起精神。」碧西雅拉着星狩就往村子南边跑去。小溪,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。没多久,他们来到小溪旁边。流装饰成银色的绢带,水滴横过草地后,就像绿衣上戴着可爱动人的银色项链似的。碧西雅拉起长裙,在大腿处打了个结固定住,就跃入溪流之中。阳光映在溪上,反射出眩目的银光,碧西雅站在闪耀的光彩之中,勾勒出一幅美丽的风景。待在水中的碧西雅,笑着、跳着,美的很像是水中的精灵。「狩哥,快下来啊!这水好清凉呢!这两天都是大太阳,山上的雪融化了,这溪水随时会涨起来,明天很可能就没办法玩水了喔!」女孩热情地邀约着。星狩走到河边有点迟疑,玩水?这种小孩子的游戏……「啪啦」一声,星狩猛然被碧西雅泼了一身湿。「啊!」「哈哈哈,狩哥成了落汤鸡了!」管什么幼不幼稚,受了这种挑衅要是不还手,还算男人吗?星狩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跃入溪中,用力泼水。既然来了,就放手痛快地玩一下吧!水花四溅,两个人影在溪流中欢笑着,舞动着。水弄湿了头发,溅湿了衣物,两人也毫不在意,恣意地在水中来回奔跑嬉闹着。玩累了,走回岸上,看到对方湿漉漉、凌乱的发丝贴在脸上,禁不住相视而笑。星狩真的玩累了,他放肆地靠在溪旁的一棵树旁,半卧半坐地休息。夏日的阳光为他带来温暖,身体未干,心却暖洋洋地。他看着碧西雅在溪边整理头发,微风吹来,在村庄安详气氛的安抚下,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。

  原标题:安徽3人轮奸未满14岁少女 被判3年半至4年

  原标题:德国总统表示铭记历史没有终点

,,内蒙古快3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河南快3 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